一个呆子。
也是一个萧景琰至上主义者。
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演员朋友。
日常困死。

【启副】六扇门-玄武

暂定启副only。现代AU
佛爷不愧是张家人,依旧老本行(大拇指
小副官的本名太迷了哈哈哈哈这里设定就是户口本上“张日山”,张家山字辈,父母一直叫他铭山(借用一下小演员的名字,好好听的♪
此时,小副官和佛爷互不相识,机缘巧合之下火花噼里啪啦闪了出来。但是上辈子的情缘,身体里的一点血缘都是将这一切注定好了的。
————————————————————————

楔子

二十一世纪,公元二〇一六年,一个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人们信奉科学,摒弃愚昧,怪力乱神妖鬼神魔这等子事儿,皆是谬论。
可偏偏这世上说不出个所以然的事儿,就有那么多。

又是一年高考季过去,不少学生都收到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几家欢喜几家愁。都是自己挣来的,好或不好全看挣的时候自个儿是否使了劲儿。
踏踏实实学习的人总会在最后笑起来,踏踏实实干事儿的人,到最后也不会过得太差。
人生啊,也就这样。

起了个大早,被热醒的。家里空调约莫是坏了,北京的夏天热起来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张铭山脱下上衣踩着拖鞋迷迷糊糊地走到洗手间里,旋开水龙头接了一盆水,冷水浸湿了毛巾,他就随便地把水拧掉,折起毛巾在脸上呼噜了几下子。
昨晚上打游戏打到半夜,眼下乌青又深了一点。撑着洗手台张铭山身体前倾凑近了镜子打量自己,他对自己的颜值还是很自信的,不然也不会被央戏给录取呀。他摸了摸自己的侧脸,弯眸一笑。满心满眼的骄傲欢喜。
还是觉得热,但是得先把牙刷了,好好吃个早点才能把空调给修一修。毛巾又被丢回脸盆里浸满冷水,张铭山直接捞出来往身上一甩。水珠子糊了一整张镜子,搭在张铭山肩上滴滴答答地顺着他背脊弧线往下落,流进裤腰处,沾湿了一片。
清晨的微风从洗手间里打开的窗口吹进来,直奔年轻人美好的身体,水痕被风一撩,蒸发吸热,张铭山顿时觉着凉快了许多。他加快了刷牙的速度,搁好牙刷和杯子,将毛巾搭在旁边的杆子上,踩着他的拖鞋哒哒哒得跑回了房间换衣服。
七月的北京,大早上的北京,活色生香,一片荷塘清风。

2016年7月20日23:45p.m.
中国,香港。
维多利亚港的一条船只上。
“我说佛爷,您确定要为了这么个玩意儿亲自去北京一趟吗?”一个身着斜扣长袍,脚踩软底布鞋,高挺鼻梁上挂一副黑边圆框眼睛的男人指着面前巨大投影上的一件物什,扭头不可置信地对着身后的人问道。
他口中被称为“佛爷”的男子笔直地站在投影灯旁,一身玄色的法兰绒西服衬得人神色阴戾。他蹙眉抬眼盯着投影幕,手里把玩着一个小巧却造型奇异的戒指。似是在思索一般,张启山垂下了视线,收起手中的戒指塞回一个小盒子内。
“不废话了,八爷,你去帮我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
利落的转身跨步,张启山拿起一旁桌上的酒瓶走上旋转楼梯吩咐道。他抿了一口酒,考虑着事态的严重性,是否需要请九门里的其他几门过来再商议一番。
末了,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张启山停下脚步,挑起一边的眉毛居高临下看向正哭丧着脸埋怨自己的齐铁嘴,故意拉长声音戏谑道,“放心吧八爷,少不了你的。”
齐铁嘴抬头气的直拍大腿,长叹一声。亏大了亏大了!

————————————————————————
佛爷和八爷出镜不多吼。
想写的是剧版的众人,原著的话过于沉重了。
文笔太渣,但是奈何粮少只能自割腿肉。望各位谅解!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林中的Lego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