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呆子。
也是一个萧景琰至上主义者。
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演员朋友。
日常困死。

【银桂/高桂】燃烧殆尽的纯白

超级多的私设,再加上作者的没节操本次cp有银土银桂高桂土桂。
作为一个桂吹老子就是要全世界的人都喜欢我家小太郎。[叼烟长刀架在肩膀上][十四郎鬼畜脸.jpg]bushi

背景大概是一场末日战争结束后的一点事情。感觉和完结篇有点像?反正挂掉的不是Gintoki哦。
与漫画走向无关。
(其实这篇只是我庞大的脑洞中的一点点片段,但是奈何脑洞真的太庞大了,我已经构思了两年都没想好该怎么写。唉。)
很早以前写的了,突然想起来lof上没有发诶,于是决定来辣一下你们眼睛哈哈哈。

——————————————————————————————

银时将下巴抵在土方的肩窝处,对方身上的清香给疲累的身心都带来了一丝慰藉。他轻轻地蹭蹭土方,闭上眼在人耳边低低地叹息:"他走了,他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曾经腥风血雨里一起坚持下来的,只有我了啊。"没有得到回应是意料之中,银时睁开眼,掰过土方让他直视自己,"可他看得比我更清楚。如今,他的心里只会有江户。"
土方垂眼没有看他,银时反而轻松地笑了起来,"我不一样呀土方君。"
他笑着说:"我还有你。"
我还有你。

几日后,银时终于获准出院。白夜叉身体的修复能力如传言所述一般强的惊人。
然而他走出自己的病房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推开隔壁重症的门。
开门的一刹那银时便看见了躺在病床上孱弱的人。他依旧好看,眉头紧紧锁着,浓密的睫毛不安地颤动,在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昔日被细心保养的长发也已经被剪至耳畔。睡颜一如童年、少年,不变的熟悉安祥。
这一次,银时却害怕起来了。
他害怕床上的人就这么一睡不起,自己真的成了那个时代的最后一人。可他又深深地吸口气,以前在战场上,什么伤没受过,什么苦没吃过,不都好好的活下来了吗?
银时皱起眉头,在打量的这么片刻他已经挪到了病床前,悄悄的,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他望着阖着眼的桂小太郎,长叹了口气。
今时不同往日,高杉晋助已经死了。
进来换滴液的护士看了眼银时,小心地将门带上,小声地跟银时说起话来,字里行间全是心疼:"这位先生活下来可太不容易啦。你躺着不知道,他求生意识几乎低到没有,经常大半夜地就呼吸急促起来,嘴里嚷嚷着那个什么,"护士手上动作干净利落,她看看桂的脸色将声音压得更低,"高杉,还有银时。真是了不得,居然还认得这两位大人,我爷爷说他们当初可是最了不起的武士呢。"
银时默默地听着,点了点头,"是啊,是很了不起呢。"
"你也这么觉得吧!土方先生对他也是情深意重得很呀。好几次了木户君快熬不过去了都是土方先生在他耳边喊着高杉大人坂田大人的名字才挺了下来的。我看着土方先生的脸啊都快哭出来了!"木户是土方报给医院的桂的假名,银时有点楞,土方什么时候知道假发攘夷时常用的假名?
小护士估计是以为土方和桂是一对儿,口气里掩不住对桂的羡慕。可是收拾完东西她又沉下来脸,看着银时的眼睛说:"先生呀,快让木户君好起来吧,他这样活着,太可怜了。"
会心一击般,银时原本毫无感觉的心脏在此刻剧烈地跳动起来,恐惧带来的巨大冲击使他真正的感受到"心痛"是什么意思。他有些束手无策地支吾着,点点头目送护士出去。
直到关门声响起后他才缓过气儿来,对门外轻轻地说了句,"谢谢。"
银时转身垂眼看着桂,视线移到人正在输液的手上,密密的针眼沿着血管分布着,他眉头皱得不能更紧。桂的手一直都很好看,是他们四个人中最好看的。指尖微微翘起,指甲也被剪得圆润,透出浅浅的粉色。桂的十指修长,比例漂亮,虎口往下有一处凹陷,在手腕外侧又有一块凸起。除了眼睛外,银时最喜欢的,就是他的这双手。
是的。坂田银时喜欢桂小太郎。
这样的情愫在银时心中不知隐藏了多少年。他不知道是从私塾里开始的还是在战场上出现的,只知道,当他看向桂小太郎温柔的笑颜时他就反应过来,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喜欢他啊。他觉得高杉是,土方也是。在他眼里,似乎所有人都在喜欢他的假发。
忍不住抚上桂的手背,他小心地换了另一只没有输液的手,大约是没地方再扎针了才不得已换了一只。银时犹豫着,最终握住那只手。单膝下跪,身体前倾,坂田银时可能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向来懒散的语调此刻抑不住得在颤抖。
"假、假发啊…。阿银知道你难过,所以你看,我来陪你啦。"
"我知道你很伤心,我知道。"
"但我们一起长大、战斗、拼死杀敌写,任何刀刃都无法将我们之间的羁绊斩断得一干二净,包括死亡。"
“我是夜叉,他是修罗,三途川不愿意收留我们的,孟婆也不会愿意给我们喝她的汤。”
“所以不论未来的我们在哪里,命运都一定会指引我们重新认识彼此。”
“只不过你比较麻烦啦,贵公子到哪儿都是受欢迎的,孟婆肯定会骗你多喝两碗。你要记得哦,孟婆汤绝对没有阿银我做的红豆沙荞麦面好吃,你一定不要喝。”
银时大咧咧地开了个无关痛痒的玩笑,嘴角扬起,眉头也锁紧。
好像很好笑的样子,可是并没有人笑。
"他已经去了,将一个完好的江户为你留了下来。最了解他的,也不过你我吧?"
"他背负的种种,他心中的野兽,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你是最清楚的。"
"难道你就要这样睡下去吗?"
"好啦好啦,阿银也不是养不起这样的你。可是…"
"可是你甘心吗?他甘心吗?"
话音断在此处,银时觉得自己的喉咙管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噎住了,他说不出话来。顿了顿,银时抬头看向窗外,夕阳正在落下,余辉在洁白的病房里投下一片橘红,照着桂的脸色也似乎好了起来。银时再次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松开手放入被子里,又贴心的帮他将被子掖了掖,然后转身悄悄地走了出去,就像进来时一样。
"小太郎呀,最黑暗的时候我们已经一起度过了,黎明一直在等待着你。"
房门被轻轻地关上,轻微的"咔哒"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病床上的人依旧毫无反应,只是眼角亮亮的,枕头上湿了一小块儿。

FIN.

评论 ( 9 )
热度 ( 21 )

© 林中的Lego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