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呆子。
也是一个萧景琰至上主义者。
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演员朋友。
日常困死。

[炼川]与川书

我居然两天没更了...全是作业的错!
开学之后再补上后续,今天写了一封小信充当更新吧(。
文言文翻译10'只拿6'的你们理解一下我!!









吾弟一川:

见字如晤。

自那事之后九月有余,不知弟现在如何?近日不知何因,思念备至,故书信予君,莫要嫌兄叨叨不休。

大约今年仲春,兄与师兄修追赶赵阉北上关边,不料他竟叛国投金,可恶、可恨至极!旧仇新恨一并算上,兄手刃赵阉,也算是为君报仇雪恨。虽然大仇报了(liǎo),可兄与赵阉也算落得两败俱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庆君不见,兄实为狼狈。

而后兄便与修分道扬镳。修图西南,适关外,吾南下苏州,张姑娘及妙彤者皆安顿于此。况苏州近泉州,余闲时便可携长兄之母往泉州观海。也算了却大哥一桩心事,减轻余心中之愧疚。

其实书此信笺之真正缘由,也不过是为解心中思愁,亦是愿同君语,苏州八、九月,断断续续地落雨,枫叶渐红,而大片树木仍似碧波延绵。庭院深深,园林纷纷,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此地游街非假與马者,而舟楫也。此虽江南顶顶繁盛之地,可江南人言语间只闻细细软音,未有面红耳赤、粗声谩扯时,也是个静谧去处。尤其夜间,唯得城外悠悠钟鸣空灵。

一川,兄不善言辞,未能点出期间一二清丽来。然如此美景,君若同见,何其幸哉。

兄 沈炼

丁辰年六月三十 于 苏州红炉小居

评论
热度 ( 3 )

© 林中的Lego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