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呆子。
也是一个萧景琰至上主义者。
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演员朋友。
日常困死。

#楼诚



1949年,秋,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

寒露将将过去,北方的气温一如既往寒意渗骨。今年的北京早早
下了几场大雪,天安门广场上素雪红墙,相衬着好不漂亮。

枯枝楼角上挂着一根根冰溜子,反射东边升起的太阳,反光闪人眼睛。

北方人看着这雪没什么反应,最多嘟囔两句“这么早就落雪”,扎堆儿兴奋的也就那些生活在回归线以南、长了二十几年都没见过雪的大小伙子。尤其前两个星期,新中国正式成立,大家恨不得挨家挨户地道喜:哎哟喂,瑞雪兆丰年,好日子要过上喽。

一片喜洋洋里,明楼颔首擦拭着手中的眼镜片。

他刚从中央那地儿走回长安街上的公寓里,人穿得暖和极了,镜片儿倒是给冻上了,一进屋铺天盖地的暖气直冲着他来,俄顷之间眼前雾蒙蒙的。

大冷天的,眼镜片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温暖,一感动,液化了。

神采隽然的明大教授一身毛呢大衣,身形高挑挺拔,裹着京城的北风呼啸而归。却戴着一副白花花的眼镜站在门口呼唤他的阿诚。

“这眼镜片真像你。”没头没脑的,明楼冲身后忙活个不停的人来了这一句。

“?”明诚自持仆人身份操心命,从红茶雾气中抬眼看向窗边那人。

瞧清他在做什么后想了想才明白了明楼的意思,撇嘴不大乐意,又不好意思直说,也只能翻翻白眼,搁下手中的茶杯让大少爷自己倒茶去。

工资低还老被挤兑,这管家不干了。

明楼也不恼,愈发愉快地勾起嘴角,眼角笑纹都堆了好几层。

这眼镜片左右也是擦不干的,等它自己暖和起来就好了。

于是他随手将这副经历风雨的金丝圆框眼镜搁在竹编的小几上,认命地叹口气,屈尊动手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又给撒手不干的另一个少爷泡了一杯。双手捧着献上,并带着一张讨好意味的笑脸。

明家大小姐年轻时就曾戳着胞弟的额头笑嗔:“你这个大少爷哦自己不干事,偏偏笑一笑什么东西就能得到了。”

青涩张扬、不懂收敛的明楼尚且如此,经历岁月沉淀、时光打磨后的明楼更是肆无忌惮,却也小肚鸡肠,这份讨好只给了一人终生享受。

评论 ( 3 )
热度 ( 8 )

© 林中的Lego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