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呆子。
也是一个萧景琰至上主义者。
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演员朋友。
日常困死。

[炼川]他心中的雨。

XJB写,请轻喷。
有借鉴《锦衣卫》的设定。私设巨多。
《绣春刀Ⅰ》时间线。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写出来了“修罗场”(?)
弟吹万岁。
分别是三弟视角、师兄视角&莉安视角。
虽然张生软软哒,但是在我心中莉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老子是纯alpha”的气息。

那一日,当赵靖忠点了他们兄弟仨去完成任务时,靳一川就隐隐觉得不对劲儿。可是他看了看二位哥哥,他们都没有什么反应,大哥只是皱着眉头,二哥...二哥望过来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宽慰。靳一川心里一跳,眨巴眨巴眼睛,藏起了心里的事儿对着哥哥们懂事地笑。
可结果谁也没能想到。
客栈出来后二哥就有点不对劲了。
他时有时无的失神,和不知何时阔绰起来的行径。

那天下午他们刚从严府出来,三个人干翻了严府所有门生。
浴血修罗,估计说得也就他们仨现在这样了吧。
结束后靳一川也不知道二哥干嘛去了,他只好自己一人去医馆净心。还没休息半天,丁修就找上门来,大有不给钱就卖屁股的架势,靳一川心中没底,慌得很。这几日他们忙上面传下来的旨意弄得头昏脑胀,人都从鬼门关前走了几遭回来,除了丁修自己估计也没谁会记得这破事儿了吧?
破事儿,破事儿!
靳一川不动声色地擦了擦手心的汗,丁修只当他是要拔剑干一场了。他心中嘲笑,嘴上也没歇着。反正就这么个肺痨鬼,除了卖屁股也没别的好处能给他了。
他往前走一步,靳一川就后退一步。啧啧,这么乖巧又软弱的师弟,当初怎么就有那个勇气顶了锦衣卫的官儿?
哟?自己凑过来了?是想干嘛呢这凶巴巴的小眼神,跟小野猫儿似的。
丁修心眼儿全放在面前的好师弟身上,竟没听到沈炼的声音。当他反应过来时沈炼已经挡在了他跟他师弟中间,拇指与食指间居然捻着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他听见沈炼的威胁:“以后别再找我三弟,拿了银票就滚。”
然后沈炼就抻着胳膊护住靳一川,像鹰一样尖锐的目光盯着丁修,逼他离开。
有意思。真有意思。丁修两只眼睛溜溜得在两人之间转悠。脸上慢慢堆起调笑的表情来,最后在转身之后骤然变得凶狠。
他妈的,没完!

靳一川看到沈炼出现也傻了,他还想不到下一秒二哥居然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给了丁修。
他任由沈炼拉着他走,他也没想到二哥变得这样有钱。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讲话。
靳一川在想二哥居然什么都知道。心思挺沉重的。他有点点慌张,但是又感到一丝轻松。
靳一川还悄悄地呼了口气。
沈炼,沈炼心里在想:刚才怼了欺负三弟的人,好爽。
咳,开玩笑,沈炼其实在想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儿的真相说给大哥和三弟。但是他回头看看身后的少年,觉得还是不要说了。越多人知道真相,就越多人容易死。
他心底深处不想身后这个乖巧懂事儿的弟弟死掉。

事实证明,你越想什么事儿不发生,他来得就越快。
沈炼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他的一念之差害死了他所有的兄弟挚爱。
冬日里飞雪玉花满孤村。冰冷的冰晶落在他的三弟身上,盖住了身上的血迹,盖住了挺拔的身姿,盖住了那双会说话的眼。
他心底的最后一片桃源被摧毁了。
他后悔了。

当时,有一群人若是要当上锦衣卫,必须经历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就是杀死自己的亲人。
子弑父,侄弑叔,兄弑弟。
沈炼就是杀掉了自己的弟弟,才有了活下来的生机。
他的亲弟,从小身体不好,也许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是哥哥的累赘,弟弟从来不哭也不闹。晚上咳嗦一定会捂着被子咳,那样声音会小点。生了病不会要这要那,因为哥哥会很累。
直到最后,他才请求沈炼答应他这个任性的请求。
后来,沈炼遇到了一个一样乖乖的少年,会为兄长考虑,不会给兄长们带麻烦。他就连喜欢了一个女孩子都是腼腆、含蓄的。
沈炼后来在苏州的一家小院里磨着草药,看张嫣沉默地做一个药包。
他知道这个药包可以缓解肺结核的痛苦。他也看得到靳一川和张嫣之间的欲拒还休。
他抬头看了看天,如果现在坐在这里磨药的不是他,是三弟。该多好啊。
在他心中,他对三弟不该有的想法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而他的三弟会有一个琴瑟和鸣的家庭,如果张大夫没有死掉,那他的肺结核有可能还会得到治愈。
他会本分地做一个好二哥,然后不打扰。

兜兜转转,世道如此。只该错过。

评论 ( 1 )
热度 ( 3 )

© 林中的Legolas。 | Powered by LOFTER